[金韵] Overdose

Stories Sep 22, 2020

0x01

音乐停止,金晨也停下了舞动的身躯,从练习室的大落地镜边捡起瓶子喝了两口水,拿扶手上的毛巾擦了擦汗。

因为身体原因而不得不放弃专业舞者生涯对她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之一。但她对舞蹈的热爱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在终于完整无失误地完成一整支舞蹈后,正当金晨拿起摆在一边拍摄的手机刚开始检查练习成果,一个来电打断了屏幕中流动的画面。

“金大喜!你在搞什么东西啊!说好8:00集合,我们都到了,就差你了!”
刚按下屏幕上绿色的按钮,听筒内便传来熟悉的带着些奶气的咆哮。混杂着的低音鼓点和电子高音背景声把金晨刚贴上手机听筒的右耳震的差点耳鸣。

“呀!忘了看时间了!你们先玩,我收拾一下马上过来!”
“什么?!”
又是一声咆哮传来,金晨扯了扯嘴角,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手机话筒的位置,拿出了自己最大音量。
“李!四!蛋!吵死啦——!”
“就差你了!快——来——!”
“知!道!啦!”

话音刚落金晨便摇着头赶紧挂断了通话。她还想自己耳朵能多好使几年。

空荡的练习室里还回荡着一丝尾音,这时金晨才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在自己家,下意识捂住自己嘴巴。“还好这是练舞室。”隔音效果比普通房间能稍稍好些,要是吵到楼里还在加班的人就糟了。

视线余光瞟到了一旁白色墙壁上挂着的圆形时钟,细长的黑色指针显示着此刻的时间已经是8:04。“完了完了!”又得被那家伙罚酒了。金晨一边碎碎念着,三步并作两步抓起背包就往淋浴间冲。

0x02

等金晨到了约好的地点时,手表上的时针已经稍稍越过了数字9。 虽然酒吧里人头攒动,但两位几乎走到哪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的好友李斯丹妮和孟佳还是很好找的。金晨刚走进酒吧几步,甚至还没问服务生引路去卡座,便已成功锁定了二人所在的位置。

“金大喜你再不来我们就打算回去了!”见到金晨走到桌边,先出声的是孟佳,边摇头边递过来一个菜单,然后向店员招了招手,“你看看你喝什么。”
“抱歉抱歉,练舞忘了看时间了。”
“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啊,真是的!”李斯丹妮作势便要伸手打过去,被金晨及时抓住手腕停在了半空中。
“都说了对不起啦!今天你们酒钱我请”金晨自知理亏,便也双手合十作道歉状,“都我请,这样行吧?”
座位上的两人倒反而只是摇头笑笑。

“您好,请问要点什么?”
“唔......就Bitter Lemon和伏特加的Long Drink吧,谢谢。”金晨放下菜单后望向对面的二人,“四蛋,佳,你们呢?”
“跟她一样的Long Drink。”孟佳便也抬头望向服务生。“一杯小的Pils吧。”李斯拿起菜单又随便翻了两下,最后还是点了一小杯啤酒。然后有些略微惊讶地看向金晨,“你就喝这个?”
“这不还早嘛。”金晨撇撇头,然后望向孟佳,“你今天居然自己出来了?霏霏没说啥?”
“嗨,别提了,”孟佳一听到王霏霏名字,八字眉都快出来了,抬手揉揉头发,“这要不是你过生日......”
“懂了!甜蜜的烦恼嘛!”金晨听到这,抬了下眉毛,眉眼间都是明朗的笑意,“回去帮我给她带个话,说谢谢赏脸。”
转过头又看向李斯。
“李四蛋你今天居然点酒了?”
“这不你生日嘛,还是30岁整,”李斯撅着嘴,仿佛自己很委屈的样子,“总还是要意思一下嘛。”
“四蛋你太给面子了,”金晨自是明了,笑着给李斯竖了个大拇指,“不愧是好兄弟。”

“那是当然!”李斯稍稍扬起脸,声音里透着一丝自豪。然后接过刚刚金晨问孟佳的话茬也补了一嘴。“不过雨绮姐本来说想来的,但是剧组那边有应酬就来不了了。”
“我懂的,拍摄期间各种不可预测的身不由己多了去了。”金晨笑着摆摆手。“更何况是雨绮姐这么受欢迎的,四蛋你可得有点危机感。”
“我是不放心啊,可我也不能跟着去呀。”
金晨一瞬间甚至想给对面的人翻个白眼。
“不是,我看你之前追你雨绮姐的时候挺机灵的呀,智商都那会儿用完了?”
“什么东西啊!我......”
李斯的后半句还没说完,服务生送来了三人点的酒水。

“这是三位的Long Drink和Pils,请慢用。”
“来来来,先不说这些,”酒一来,孟佳情绪便高了不少,端起了服务生刚送上来,还冒着些凉气的啤酒杯。“大喜生日快乐!”
“金大喜生日快乐!”李斯便也端起杯子“恭喜正式迈入30大关!”
“谢谢佳!”金晨刚笑着跟孟佳碰完杯,下一秒便发挥演员功底故意冷下脸来,“李四蛋你会说点好听的吗!”
当然声音里的笑意和手上轻快的碰杯动作是藏不住心情的。

“李四蛋,我的生日蛋糕呢?”金晨放下酒杯后抬起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我可还没吃晚饭呢!”
“你先别急嘛!”李斯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你先去买点烧烤?”
“我想吃小龙虾。”孟佳接着李斯的话音立马接上道。
“我要烤串儿”
“不是吧你们?在酒吧喝酒吃小龙虾烤串儿?”金晨耸着眉毛望着两位好友,“要不要这么接地气?”
“有什么关系啊!又不是第一次了。”李斯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随即推着金晨站了起来。
“行吧,我去买。”金晨说罢摇摇头,顺着李斯的推力站起身,“你们这些个事儿啊......”
“Okrrrr”在酒精的作用下,孟佳情绪比先前更高了些,甚至开心得学起了招牌鸽子叫。“谢谢大喜!”

0x03

9月的白天虽仍是艳阳高照,但夜晚终究是不似盛夏。想着就几分钟路的金晨出门时并未穿上外套,隔着单衣感受到了微风中吹过的一丝丝凉意。

卖烧烤的店离酒吧并不很远,走个10分钟便能抵达。金晨抬头望了望晴朗的夜空,舒展了一下手臂。

“老板,牛羊猪肉串各来10串!再来一份2斤小龙虾,带走!”
“好嘞!您稍等。”

虽然只是个不温不火的小演员,但精致的容貌和高挑的身材也还是在普通大众里显得格外打眼,金晨虽并不介意,却仍旧感受到了来自烧烤摊里来自大家的关注。
“哎,你看那个人!好帅气啊!”
“长得真好看,身材也没得挑,真羡慕。”
......
金晨听着传入耳内的议论,以几不可见的幅度微微摇了摇头。索性拿出手机开始随便瞎翻来打发等候的时间。
而烧烤摊的另一边不远处,一位仿佛如同精致娃娃般面容的女性因为周围的议论声,抬眼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下一瞬间眼里却露出了惊喜的光。

“大喜?”女生的声音虽是自问自答的轻细,却仍是隐约传入了金晨的耳内。
而对于金晨来说,这个陌生的声音中却又有着一丝久远的熟悉感。处于好奇,便也转过头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含韵,你认识她?”和女生同一桌,手里还拿着一个未剥完的小龙虾的漂亮女生看了眼金晨,又看回自家好友。
“应该......”
“韵儿?!”金晨一直看着那个叫出自己名字的女生,直到听到了熟悉的名字。脑内的猜测被证实,所有的欣喜与激动全部化成了两个音节,顺着夏末秋初的微风在空气中流动了起来。
金晨三步并作两步小跑过去,而那个被叫作含韵的女生也有些激动地站起身来,就这样被冲过来的金晨抱了个满怀。
“金大喜!”
“我的韵儿!”居然时隔16年还能再见儿时的伙伴,又恰好是自己生日这天。金晨整个心情都明朗轻快了起来。抱着女生甚至在对方肩头蹭了蹭才松开。

“梦辰,这是我小时候的邻居,金晨,金大喜。”张含韵在金晨松开自己后,拉着金晨的手,望向自己一起来的好友介绍着。“这是我好朋友,沈梦辰。”
“大喜,没想到会是在这儿碰见你!”张含韵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悦,“来跟我们一起吃吧?”
“今天就不了,我跟朋友在那边酒吧玩,是被推来买外卖的。”金晨随手拉过一张空椅子坐了下来,摊了摊手。“谁叫我交友不慎。”
“这样啊......”张含韵脸上写着肉眼可见的失落,被一旁的沈梦辰尽数看在了眼里。“那就只能下次了。”
“要不你们过来一起玩儿?我生日趴。”
“呀!生日快乐呀!”张含韵内心有一丝懊恼,虽说是十几年没联系了,但没想起来今天是她生日还是有些愧疚。“可是......”
“您的烤串和小龙虾好了!”
话题被烧烤店服务生打断,金晨便只好先停下对话,向服务生道谢后付了账。

沈梦辰的眼神又在二人跳转了几个来回,待服务生离开后,开了口。
“含韵你跟她一起去吧,正好我们这也吃的差不多了。”
“你不一起来吗?”
“我就不了,明早还有个飞机要赶。”
张含韵刚想说,你不是刚跟我说的明天休息吗,却被沈梦辰暗示的眼神打断了话语。她知道好友的意思了,却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韵儿你来吗?”
“你们不是也十多年没见了,一起玩玩叙叙旧嘛!”
张含韵看了看金晨,眼里满是期待的光芒看着自己,仿佛背后晃着尾巴的大型犬一般。又看了看一旁的沈梦辰,带着一丝狡黠,温柔地朝自己点了点头。

张含韵并不是不想去,而是自己就这样跟着一个十多年未见的儿时好友去酒吧玩,实在是不确定因素有些过多。但好在从刚刚金晨走过来到目前为止,她所能感受到的氛围与记忆中的人并没有太大出入,即便当时不起眼的小姑娘如今已经出落得如此耀眼。而一旁向来看人很准的沈梦辰的眼里也透露出来满是鼓励的眼神。
“嗯。”这么想着,张含韵还是鼓起勇气应了下来。“那我去坐坐吧。”
“耶!”金晨抓着张含韵的手,举得高高的。高兴得如同3岁小孩子一般。

0x04

金晨右手提着烤串和小龙虾,左手牵着张含韵,走进酒吧却发现那俩本应在卡座沙发上的人不见了踪影。

“这俩又搞什么东西?”金晨无奈地摇摇头,将买来的食物放上茶几后,朝着张含韵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头,“先坐着吃吧,这俩估计下场玩儿去了。”
却没想到,屁股刚挨着沙发,就听见两声“嘭!嘭!”以及两个来自熟悉声音的叫喊声。“金大喜生日快乐!”
“原来你俩躲起来搞这个了!”金晨被吓得差点从沙发上弹起来,“吓死我了!”
一旁刚坐下的张含韵更是因为毫无心里准备而被吓得叫了出来。
“当当当当!生日蛋糕!”李斯从沙发下不知哪里抱出来一个大圆盒子,“蛋糕我怎么可能会忘!”
“这还差不多!”金晨笑笑点头,抬了抬下巴指向桌上刚买回来的烧烤和小龙虾,“喏,你们要的烤串小龙虾。”

“你好,我是佳。”孟佳自然是注意到了多出来的一个新人,没接李斯和金晨关于蛋糕和烧烤的话茬,微微弯腰向张含韵伸出手自我介绍。
“张含韵。”
“韵儿是我发小,”毕竟人是她带来的,金晨接上了话,又站起身,牵起张含韵的手,指了指刚刚拿出蛋糕的那位,“这个是李斯丹妮。”
“啥?李四蛋?”酒吧里嘈杂的背景音使得张含韵没听清李斯的全名,微微皱起眉头歪着脑袋,“好奇怪的名字呀。”
一旁的孟佳听见,顿时笑弯了腰。“没错就是李四蛋!哈哈哈哈!”
“对对对。”一旁的金晨也笑得前伏后仰地跟着点头附和。
“什么东西啊!孟佳你不要误导人家!”李斯看着两个损友,气得跺脚,“李!斯!丹!妮!金大喜你也是!”
有一旁张含韵看着热闹的三人,也被逗得笑了出来。
“韵儿是我去买烧烤在店里碰上的,”金晨招呼着三人坐下,“我们也很多年没见了,正好她没事,就带来一起玩了。”
“那就都是自己人了!先吃蛋糕吧,先给大喜把生日过了。”
孟佳边说着打开了蛋糕的盖子往茶几里面没人的方向推了推。而坐在对面的李斯则在拆着蜡烛往蛋糕上插

“啊,忘了打火机了,你们有吗?” 李斯右手刚又插上一根蜡烛,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左手手里还捏着最后一根。
“我们又没人抽烟。”孟佳耸耸肩。
“啊对了,韵儿你喝什么?”金晨一副状况外的样子,接了一句没头没尾的问话。
“嗯...我去吧台看看吧,顺便给你们借个打火机来。”说着张含韵拍了拍坐在一旁靠外侧的金晨的腿,站起身来。
金晨应着收了收腿,却因为腿长以及沙发和茶几的距离有限,张含韵仍是需要抬起脚跨过去。金晨一边收着腿一边伸出右手抓住了张含韵的右手给她一个借力点,避免她万一失去重心而摔倒。

不出5分钟,张含韵便端着一杯浅黄色的饮料回来了。
“韵儿你点的什么?”金晨接过张含韵的另一只空着的手,又如几分钟之前一样收起腿将人接了进去。
“Pina Colada。”张含韵坐下后将外套口袋里的打火机递给了坐在对面的李斯,“刚在吧台看到金莎姐,她推荐的。”

金晨看着坐在对面的李斯和孟佳,先是给她插蜡烛然后是点蜡烛唱,等到生日歌响起时,听到一旁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金晨转过头,目光正好看进了一旁张含韵看过来的眼神。一瞬间她想起了儿时两人一起的玩闹,张含韵搬家时的不舍,刚刚去买烧烤时走在街上的一丝凉意,以及眼下再次出现在自己身边不过30cm距离的熟悉的面庞。她甚至从心底生出一种不敢置信的不真实感。但当下一秒那甜美温柔的笑容映入眼中,她觉得此刻的自己是幸福的。

虽然张含韵和李斯以及孟佳都是初见,但好在李斯的性格比较外放,而孟佳喝了酒后也比平时情绪高不少,四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并没什么隔阂。甚至于在金晨说到她和张含韵的第4件儿时趣事时,坐在对面的李斯终于是忍不住开了口。

“停停停!金大喜,”李斯抬起左手将手掌平放在右手食指上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是打算给我们喂狗粮喂到散伙嘛!”
“好了啦大喜。”一旁的张含韵听到只是笑笑,拍了拍金晨肩膀。“你放过她们吧。”
“你看含韵姐姐都这么说了!”难得对面也站在自己这一边,李斯得意地抬了抬下巴,眼角余光似是瞟到酒吧另一头的什么,伸起脖子望了过去。“那边在干嘛啊,突然那么热闹。”
“好像有人在Battle舞蹈?”金晨顺着李斯的目光看过去,看了几秒后才开口。
“舞蹈Battle?”一听跳舞,孟佳顿时来了精神,噌地一下站起身来,“那怎么能少了我?”
说完便一路小跑穿过人群挤进了被人群包围的舞池。

0x05

虽然舞台被围观的人群围了个几乎水泄不通,好在舞台本身因为有台阶,比其他地方稍高出一些,仍坐在座位上的金晨三人依旧能看到舞者的莫约三分之一个身子左右。
“哇...大家都好厉害啊!”在张含韵伸着脑袋看着前方不远处台子上各个舞动的身影,不由发出感叹。
“四蛋你咋不去?”金晨点点头,应着张含韵的话,又看向了一旁看得聚精会神的李斯。
“有佳鸽上去就够了嘛!”李斯说着又拿起桌上的一根烤肉串咬了一口,“再说了,烤串和小龙虾多好吃。不过这人也太多了,动作都几乎看不到。”
“我们往前凑凑去看看?”
金晨知道李斯虽没上台,但对舞蹈的兴趣始终还是在那。而大家坐在这里确实也看得费力,便提议去近一点的地方看。
而李斯自是不会拒绝。她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里的油,三人便一同走到了吧台处,找了个围观人群较少的角度坐在了高脚椅上。

因为金晨学的是民族舞,对街舞并不特别熟悉,而张含韵更是几乎对舞蹈没有什么接触,于是动作解说的任务便自然落到了李斯身上。虽然二人也并未提起要李斯解说,但李斯看得兴奋,自顾自地说起来,金晨二人看着舞台上的动作,配着李斯一旁的叽里呱啦倒也能看明白一二,便也听得乐意。

“啊!佳上台了!”金晨看到孟佳从一旁走到舞台中间,最先出了声。
“佳鸽~~!”李斯甚至用起了四川方言。

眼见着刚上台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有一丝羞涩的孟佳,音乐一响起,表情似是变了个人一般,自信的眼神里透着一丝火光般的冲劲。

“哇!佳好帅气呀!”
伴着张含韵的感叹,还有不断传入三人而中的男女皆有的尖叫声,口哨声和呐喊声。
“咦?有人上来和佳鸽对打了!”李斯看着舞台中央,却摇了摇头,“啧,仗着自己男性肌肉力量比佳鸽强,也就骗骗看不懂的小女生。”
“嗯?”张含韵听到李斯话语里有一丝不屑,“怎么说?”
“你仔细看,他力量是到位的,但是一些力量之外的细节其实并不到位。”李斯盯着舞台,抬手指了几个动作,“你看这几个,卡点差了半拍。”
“李四蛋你真不上去来一段Krump?”金晨笑着拍拍李斯肩膀。
“你看着吧,佳鸽铁赢。”李斯没接金晨的话茬,倒是回了一句关于台上的结论。

而结果也果真没有出乎意料。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女性走上了舞台拿起话筒,“Winner! JIA!“略带一丝沙质感的声音扩散在了整个酒吧。

“哇!佳鸽排面呀!”李斯对于结果仿佛丝毫没有惊讶,倒是感叹起了别的东西,“琼姐今天居然在店里,还是亲自宣布!”
“我的小石斑最棒!”因着些酒精的影响,金晨看着被众人围着的孟佳,举着手里还没喝完的啤酒瓶朝着舞台的方向喊了出来,只是比起嘈杂的背景音,她的音量也只是刚好能传到身边几位好友的范围。

“呦!”金晨张含韵和李斯三人刚自顾自碰完杯给孟佳祝贺完,口里的酒都还没来得及完全咽下去,耳边却突然传入了一个陌生的女声。
金晨把目光从好友身上移开,转到声音来源的方向,才发现,来的并不光只有一个女性。
“你们是那个JIA的朋友?”接着开口的是一同过来的陌生男性,“她跳舞挺厉害呀!”
“是呀!”
金晨点了点头,肯定前半句的问句,却并未出声应答。她稍微扫了一下眼前的几个人,一女两男,穿的倒是很普通的来酒吧玩的打扮。
而张含韵因为跟孟佳更是今天才初识,在一旁也同样暂时保持了沉默。最后还是李斯先开的口。虽然这也不过一两秒的时间而已。

“来七杯Jägermeister的shot,谢谢。”这个声音却是从离眼前三人更稍后的方向传来,金晨认清来人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李斯,发现李斯也同样正好向自己看了过来。二人幅度及不可见地互相点了点头。
“来,祝贺你们好朋友今天舞蹈Battle最后胜利,”出声点酒的是刚刚在舞台上跟孟佳battle的男性。几杯shot来的很快,那人自己手里留了一杯后,又给刚刚过来的三人一人递过去一杯。“我经常来这边玩,可还没输过两回。今天够尽兴!”
话语之间剩下的三杯酒已经被对面的人递到了眼前。虽然刚刚听到那人要了七杯shot的时候便多少能猜到来者不善,但眼下这情况却是着实不太好办了。
金晨看了看眼前深棕色的液体,又看了看一旁身后的儿时好友。
“这就算了吧,我们都不会喝酒。”金晨说着,心下有些庆幸还好最早要的那杯Long Drink 早些时间刚喝完了,现在手上的是一杯啤酒。不然这借口怕是都说不出口。虽然说了也多半没用。“谢谢你们好意。”
“你看我们这边的女生也一样喝一杯,这还算公平吧?”

然而金晨心知肚明,问题压根就不在对面给谁喝是否公平上。李斯向来是几乎滴酒不沾的,今天还是因为自己生日才破例喝了一小杯啤酒,已经不能再喝。而含韵是自己半路拉来玩的,和孟佳更是刚认识一个多小时,更没道理让她喝这一杯shot。
即便酒吧里灯光昏暗,金晨甚至仍是能感受到来自一旁李斯的写满了“别喝”的目光。

“哎,一人就这一小口,”方才第二个出声的男性再次开了口,“你看我们都battle都输了,给个面子嘛!”
李斯抬眼看了一眼孟佳,她还在被郑希怡留着敬酒聊天,这会儿是叫不回来了。又收回目光看向金晨。
“您看,我们这是真喝不了……”金晨还在尽力周旋着,脸上仍保持着笑意。
“怎么,别不是我们舞蹈输给你们JIA就瞧不起我们,一口酒都不愿意跟我们喝吧?”此时最开始出声的女生再次开了口。言语之间的嘲讽让金晨一度想翻个大白眼。
但显然此刻不行。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对方来者不善,但以庆祝为由头来敬酒,这个面子还真不好怎么驳。更何况这是琼姐的地盘,虽然自己几人都是熟人,但万一激怒了眼前几人吵起来,琼姐虽然会站在自己这边,但终究于谁而言都是不好看的。
更何况只是因为一杯酒而闹起来,更是大可不必。
“这样吧,我这两位朋友是真的真的喝不了,几位若是执意觉得不喝了这三杯shot便是瞧不起你们,我一人帮她们都喝了就是。”金晨盘算着,三杯shot喝完自己肯定是没了,不过还好能保下李斯来跟琼姐那边善后,以及自己带来的张含韵,自己没也一定不能让她喝。倒也姑且算是可行。
“金大喜!你疯啦!”李斯一听金晨这话,飞快地伸手夺过了金晨已经拿在手里的一杯,一边踮起脚挥舞着左手朝着还在跟郑希怡说话的孟佳大声喊道。“佳鸽!”
然而就是李斯喊孟佳的这一会儿,金晨已经又拿过了之前被李斯抢过去手里的那杯shot送到了嘴边。李斯回过头来想阻止的时候,金晨这一杯shot已经下肚了。身后的张含韵没想到金晨这几秒的时间真的就这么喝了下去,惊吓之余连忙拉着金晨的手。
“大喜,别逞强!”
“没事儿。”金晨回过头朝张含韵露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还扛得住。”
就是这个味儿啊……
摇头之际金晨一边暗自吐槽了一下酒的味道,确认了目前的状态后,内心默默地肯定了一下自己的酒量,稳了稳状态伸手又拿起了吧台上的第二杯。

而当孟佳听见李斯的喊声转过头从黑暗中找到几位好友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正好是金晨将第一杯shot的空杯子放回吧台拿过第二杯送到嘴边的情景。吓得孟佳连跟一旁的郑希怡招呼都没打就冲了过来。
“金大喜!你搞什么东西啊!给我停下!”
然而绕是孟佳反应再快身手再敏捷,就是她穿过人群的隔离挤到三人好友身边的不到5秒时间里,金晨已经把三杯酒全都送进胃里了。

“金大喜你傻啊!干什么要喝啊!”
孟佳站到金晨眼前时,金晨刚好把第三杯喝完,眼睛都还是闭着的。听到孟佳已经近在身前的声音和左手小臂上传来的被握住的力量,金晨睁开眼,举着刚喝完的第三个杯子,将杯口朝着那几个来劝酒的人举了举,示意自己全都喝完了。

金晨这一瞬间突然挺佩服自己的,居然还站住了没立马倒下。但随着冲上大脑的酒劲而带来的眩晕还是将她带到了极限。她自己也清楚,现在自己的状态还能保持好好站着已经是极限了。她看到一旁的张含韵满脸担忧却又带着一丝责备地靠近,抬手抚上自己的耳侧扶住了脑袋,将脸凑近了过来。
“大喜,你是不是傻呀……”语气里却只剩下了心疼。
“没事儿,还好韵儿你没喝。”金晨实在是有些支撑不住了,顺着脑后轻抚的手掌的力气,将头埋进了张含韵的肩膀上。“一股中草药味儿,难喝死了。”

孟佳眼见着金晨就在这几秒种的时间里,因为连续三杯35°酒精的shot从刚还有说有笑变成了现在只能将头靠在张含韵肩膀上作支撑来勉强维持站立,瞬间火气就上来了。
“你是输不起吗?不服找我啊!搞我朋友算什么男人!”
孟佳说着音量都提高了不少,往前跨了一步骤着眉头盯着眼前几个罪魁祸首。
“佳鸽,算了算了!”李斯前一秒还在为金晨的那三杯酒心惊肉跳,这一秒又被眼前孟佳的架势给吓得一身冷汗,绷紧了身子甚至随时做好了上前去抱住孟佳的准备。
“那是她傻……”其中的那位女性并不理会孟佳的火气,翻了个白眼。语调里也流淌着嘲讽的意味。
听到这么句回答,李斯内心骂了句脏话的同时却也喊了声救命。孟佳本来上去跳舞前就喝了些酒的,这么怼下去怕是麻烦了。李斯眼睛扫了一圈,发现了正在不远处尚未离开的郑希怡,并且似乎也望着这边。于是拿出手机迅速敲了“琼姐救命”四个字发了过去。
“你TM给我再说一遍?”孟佳此时已经有些咬着牙说话了,吓得李斯赶紧收起手机,一手搂上孟佳肩膀一手圈住孟佳的腰。
“佳鸽佳鸽,别冲动!别冲动!”
而仍站在原地脑袋靠在张含韵肩膀上,眩晕感比两分钟前更严重了的金晨,虽然身体生理平衡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极限,但大脑好在还能运转。听到孟佳和对面的争吵后,她在大脑里理了一遍,得出了这样下去结果会很糟糕的结论后,还是努力提了口气出了声。
“小石斑,”金晨说着,虽未抬起头,但从眼前几人的脚的位置判断出孟佳的位置后,还是抬起手扯了扯孟佳后衣角。“回来。”
“可是她们……你……”孟佳脸上和眼神里都满是不平,还带了些许委屈。
“我没事儿。”金晨还是从张含韵肩窝处抬起头,努力聚焦视线看向孟佳眼里。“真的。”
“可是……!哎!好吧。”孟佳声音里带着写不甘,又满是委屈。耷拉着脑袋像极了一只委屈的大型犬。

“把她扶到我包厢里去休息一下吧。”就在孟佳终于稍稍冷静下来时,方才宣布孟佳赢得battle胜利的酒吧老板郑希怡的声音在附近响了起来。她仍是和方才在台上并无差别的微笑着走近几人,拍拍李斯和孟佳肩膀后,又对吧台里的服务生嘱咐了一句“多送几杯水进去。”便转身离开了。
仍然抱着孟佳的李斯到这才算是真正松了口气,松开了手。
而至此罪魁祸首的四人自然也没有了再纠缠下去的立场和脸面,只剩之前开口嘲讽的那位女生留下了的一句“切!”便离开了。

李斯和冷静下来的孟佳谢过了郑希怡的解围和好意后,帮着张含韵扶着金晨回到了原先订好的卡座里。给金晨灌了莫约30分钟的水喝下肚子后,叫来了服务生准备买单才发现酒水钱已经被郑希怡给免了。

“佳鸽你和含韵扶着大喜慢慢出去,我去跟琼姐打个招呼。”
李斯谢过服务生后,对着孟佳开口说道。又凑近仍靠在张含韵肩头的金晨,伸手扶上肩膀,“大喜你感觉怎么样?”
“嗯,好点儿了。”金晨没抬头,凑在张含韵肩膀上闷声点点头回道。“能回去。”

0x06

金晨头埋在儿时好友的肩窝里,双手也放在对方腰上轻轻抱着,鼻息里应着呼吸的节奏传入张含韵身上带着一丝清甜却又温暖的香气,此时忽然觉得这酒来的也未尝全然不好。
至少自己清醒的时候是肯定没这个胆量和她靠这么近的。
出租车走走停停,原本再正常不过的刹车与油门所带来的动力却让金晨每一次的停下与再起步都像是被又灌下了一口酒。抓着张含韵衣服的双手时不时又用了些力气。
感受到金晨不适的张含韵也微微皱起了眉头,伸手轻轻抚上身上人的脸,从手掌传来的面部热度又让她的担心多了一分。
“大喜,怎么样?还撑得住吗?”
“唔……韵儿……晕。”
“想吐吗?”
金晨摇摇头,仿佛是借此又在对方肩窝处蹭了蹭一般。
“再忍忍,到家了就好了。”
“韵儿……难受。”
“我在呢。”
张含韵抬手一下一下轻拂着金晨柔软的长发,抬起头看了看许久未动的出租车前方,轻声朝着司机开了口。
“司机师傅,要不咱就近找个大一点的酒店停下吧?麻烦您嘞。”
而当张含韵扶着金晨下了出租车的时候,又是10多分钟过去了。

深夜的酒店大厅里只有零星几个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客人。高跟鞋和皮靴打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回响,每一步都像是在水面上踩出了一圈水纹,以二人为中心荡漾开来,又再反射回去。金晨此时的意识仿佛被与世隔绝了一般,传入耳中的脚步声响连同肢体上传来的来自儿时好友搀扶的温柔力道和体温,像是水纹撞击在意识外那层无形的墙壁上,无法穿透却又实实在在地撼动着内里的存在。

张含韵扶着171cm大高个的金晨略微有些吃力,但好在金晨自己也并未完全将自身重量丢她,仍是在尽力保持着平衡。虽然行进速度极为缓慢,倒也还是平安无事地到达了酒店房间内。

“大喜,能吐吗?吐出来能好受些。”
张含韵扶着金晨坐在床边后,蹲下身子抬起头看着眼前无精打采的人,轻声询问着。
金晨没出声应答,自顾自想站起来,惊得张含韵又赶紧扶住她。
“我扶你去厕所,别急,慢慢来。”

然而金晨努力了10多分钟,却一滴酒都没能从胃里倒出来,只得叹口气又扶着墙晃回了床上。
这不躺下倒还好,就在金晨将自己放平在床上闭上眼的一瞬间,原本站着时都没有的那种天旋地转迅速涌入大脑,冲得她胃里又凭空翻腾了一下。
“韵儿,难受。”
张含韵趁着方才金晨在厕所催吐的时候烧了壶开水,又将酒店毛巾洗了洗后用热水打湿了,又把自己的化妆包翻出来,拿到床头前坐在了金晨身边,又伸手将她眼前遮住视线的发丝拨到一旁。

“喝醉了不好直接洗澡,我给你卸了妆擦擦身子再睡吧。能舒服点。”
张含韵用化妆棉沾着卸妆水,一点点在金晨脸上轻轻擦着。她看着这张熟悉中带着一丝陌生的精致面庞,在褪去妆容后少了些艳丽,多了些原本的清新的同时泛着微红,而原本清亮的眼神也由于酒精的缘故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一般,内心生出些心疼。
好在金晨虽然已经醉得只能勉强站立连直线都走不了了,但大脑还不至于完全停止运作。从回来的一路上到现在张含韵给她脱衣服擦身体的时候,都一直乖乖地没有闹。只是来自大脑难受的信号还是时不时会被转换成语言,有意无意地流露出来,变成类似于:“韵儿……难受”之类的呢喃。
在差不多擦完身子后,张含韵第四次给毛巾洗了洗换了次水,轻轻拍了拍紧闭着眼睛不吱声的金晨。却只换来了来自金晨的一声“唔。”

照顾醉鬼永远都是累人的,好在金晨全程都很老实。张含韵给自己卸完妆后又看了眼床上那似乎已经入睡的人,这才进入浴室给自己做清洁整理。而她不知道的是,虽然金晨在床上几乎是睡着了一般毫无动静,实际却因一直挥不去的天旋地转而始终无法真正入睡。浴室里的水声也若有似无地传入耳中,大脑开始自主推断,得出韵儿在洗澡的结论后,金晨又想起刚刚为自己卸妆和擦拭肩颈的时候,那近在咫尺的可爱面容和温热鼻息。
于是她又迷迷糊糊地摸起了床,拿起床头的手机翻了翻拨了个电话出去。

几声机械音的等待后,对面传来接通的声音。
“佳~呜呜呜…韵儿好可爱!想…想亲她…”金晨听到对面的声音后,直接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完全没注意到来自浴室的水声已经停止。
“亲!”
“我…不敢…”顺着好友的回答,金晨试着调用起已经休眠2/3的大脑想象了一下如果那么做会是怎样的场景,却发现自己压根就做不到。
于是理所当然地收到了来自对面的怒火。
“滚”
“唔……”被好友莫名其妙凶了一顿后直接被挂掉电话的金晨觉得自己很委屈。把手机又丢回床头柜后才发现,张含韵已经披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了。看着张含韵的身影有些出神。
其实刚刚金晨拨通孟佳电话的时候,张含韵就已经洗完澡在擦护肤品了。没有了水声的阻隔,金晨对着电话说的那些句子一字不落地全都传入了她的耳朵里。而当她走出浴室正巧看到金晨迷蒙着双眼满脸委屈地望着自己的时候,内心还是松了下来,轻声叹出一口气。
“怎么又起来了?”张含韵又走到金晨床边坐下,抬手摸了摸被金晨自己蹭得有些杂乱的头毛。
“韵儿……”而金晨却只是叫着她的名字,人也不动,也不说下文。
“我在呢”
张含韵看入金晨的眼睛,虽然迷蒙,却又毫无杂质。她微微笑了笑眼前这个大傻子,缓缓凑近金晨的脸,在那个依旧委屈迷茫的脸上轻轻印上了一个吻。
“我一直都在呢,安心睡吧。”

則 (Nori)

INFJ-A 型人格。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