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LISOO」社科課題論文的導師是瑜伽老師該怎麼辦?

Stories Nov 9, 2020

很久很久以前,我...(被揍)不是啦哈哈哈,是有一天在健身房看到了人家的瑜珈課老師,好漂亮啊,然後就稍微開了個腦洞,然後就...如你所見:

超短!中度OOC!非逆年齡差!

封面圖源不詳,侵刪

————分割綫本割————

智秀不太喜歡她的瑜伽課老師,雖然是位盡職盡責的老師,但智秀總覺得她在騷擾自己,這可能是從小到大都能輕鬆掌握好自己生活的智秀人生中的第一個滑鐵盧。

動作有偏差,那肯定要糾正的,老師扶我的腰是為了糾正我的動作,這沒問題,可為什麼她摸到的地方都會變得熱熱的?難道老師使用了什麼奇怪的藥物?!不行不行,再想下去就太危險了!

一心斷定瑜伽課老師在騷擾自己的智秀,卻找不出任何證據可以支持自己的言論。自己的素質水平告訴她,沒有證據支持的論證是必定會被輕易擊潰的,所以她像劇集裡面的警探一樣,很耐心很努力地一直在蒐集證據。

她開始一反常態地提前到達課室,趴在窗戶上等待路口拐角處出現的那輛腳踏車和老師對街坊鄰居駕輕就熟的招呼。陽光很好看,老師也很好看,智秀趕在意識到自己雙頰漲紅之前掙扎著把自己從驚艷的失語中拉回來:“9點7分⋯整整比上課時間早到了23分鐘!”毫無意義的一條線索,但智秀覺得有用,於是它被記在了智秀隨身攜帶的本子裡。

對一切並不知情的老師自然與往常無異,步頻輕快地上樓來了。“303. 304. 305⋯”智秀躲在教室門後,屏息聆聽,心裡暗自數著數。老師上樓並走到課室門口,大概需要327步,這是之前連續兩個禮拜的觀察後總結出來的數據,但並不是準確數據。老師的腳步聲開始靠近,專業嚴謹的智秀開始出現bug。“318. 呃⋯319⋯?”完了,又是這樣,心臟幾近過載的跳動聲和血脈裡翻騰的澎湃,吵得她聽不到老師的腳步聲。

智秀的個人課題在她心中一直在悄悄地開展,期待著有一天能一錘定音揭穿這個人面獸心的老師!

小小個的智秀縮在課室門後,還沒有開始上課就已經在大口地呼吸以平息心律,在老師走進課室的瞬間突破了最大値。

沒有看見角落裡瑟瑟發抖的智秀,老師卸下了包,蛻下外套長褲,開始熱身。

被智秀匆忙拉上的窗簾中間有一道小小的縫隙,屋外的陽光擠著這座獨木舟湧進房間,直直地打在老師的膝蓋和小腿上,在地板映下纖瘦的影子。老師頭頂的筒燈燈光反射過鏡面,鋪滿了老師腰肢的部份。“這麼完美的身材是真的存在的嗎?”智秀內心在振臂高呼,身體卻還是縮在角落,甚至大氣都不太敢喘。

“老師不可能會嫉妒我的身材!”縮手縮腳地在本子上掩耳盜鈴般寫下了這句話。

「You ain’t gotta worry it’s an open invitation

I’ll be sittin’ right here real patient」

語速很快,但智秀還是聽清楚了歌詞,學霸級的地位可不是造假得來的。只是可惜,她沒聽過這首歌。

老師的嗓音像太平洋吹來的季風和赤道湧來的暖流,觸摸甚至拍打著智秀的感官,以一種從未被紀錄在冊的勢頭撩撥著這位學生僅有的一點人生閱歷,擱淺在沙灘上的智秀的理智被老師隨之起舞的身姿一曬就乾,毫無反手之力。這時,別說是記筆記了,智秀連拿起筆來的力氣都沒有,目光到餘光全是老師,耳際眼前也全是老師。

或許,這就是爸媽請她來教導我的原因吧⋯

假惺惺的自我麻痹,智秀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在泥沼中的雙腿,以及逐漸被淹沒的腰。

“怎麼還沒來?明明快到時間了呀⋯”老師的喃喃自語一下子將智秀拉回來現實,匆匆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趁老師轉身去拿手機的空檔快速溜出課室。

鈴聲大作。

“Lisa老師!不好意思,今天有點遲了!”擺著手裡的手機,假裝氣喘吁吁地跑了進來,智秀強裝的漫不經心和點頭哈腰被老師全部看在了眼裡。

“今天也在忙那個課題嗎?”

智秀愣了愣,想起了前些天說的謊:“啊,對呀,一直在做呢,有點辛苦⋯”

老師輕輕地幫她熱身和拉伸,語氣關切:“進展順利嗎?”

“嗯⋯不是特別順利⋯⋯這幾天遇到瓶頸了⋯⋯”

“這樣啊⋯或許小秀可以換個角度去思考看看?”

似懂非懂地點頭思考,智秀錯過了一個值得記錄的關鍵點。

這樣做課題,怎麼會成功呢?真是可愛。

蛋丁

Stay sane, save imagination 想要冷静地高兴,同时理智地愤怒。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