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LISOO」好奇會害死情人節單戀中的貓

Stories Nov 09, 2020

不用問我標題的含義,我自己坦白:這個是在梗診斷裡面抽到的...情人節、單戀中、好奇害死貓。

好奇,真的會害死貓呀~而且是死得心甘情願的那種~=w=

封面圖源水印:JISOO個人站Off  The Page,侵刪

——————我是分割線—————

情人節,這是一個非常動人的節日,同時也很凍人。

捷運站的風在隧道裡轟轟作響,因為節日的原因而人頭攢動的站點內氣溫卻完全沒有被二氧化碳含量而影響,智秀搓著手縮在大衣、圍巾跟2倍於自己頭圍的毛線帽裡,連唯一暴露在空氣中的那雙眼睛都在顫抖。為什麼自己生在冬天會這麼冷的國家呢?如果我是個肯亞人,是不是現在就可以穿著樹葉裙在曠野上面舞蹈?...智秀可能會缺這個缺那個,但最不缺的是腦洞。

呼嘯而過的捷運映在目光中,智秀的靈魂在非洲大草原上面自由馳騁,自由到完全沒注意到身邊有雙眼睛正在盯著自己。

她觀察智秀很久了:小小個的女孩子,每天都很準時地上下班,穿著很隨意,妝容也是愛畫不畫那種;幾乎都用著耳機,有時候會莫名其妙就笑起來,坐在捷運上面是會低著頭玩行動電話裡面的game那種。

但她聽過智秀在講商務通話,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專業且有分寸,言語拿捏得當,判斷準確表達到位,不像是職場新人。

正是這樣的反差使她總是忍不住多注意智秀一些。

不知不覺就跟著智秀上車下車出了捷運站,抬起頭的時候她傻了:這裡是哪裡?

再轉頭卻發現智秀早就消失在人群中。

這可大事不妙,自己身上的錢不曉得夠不夠回家⋯

已經買了杯热可可的智秀在商店的櫥窗後面看著還站在站口一動不動的孩子,心裡多少有了底,以前念書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小學弟小學妹做這樣的事情。可是這次她覺得很好奇,看樣子也不是小孩子了,為什麼會做這麼孩子氣的事情⋯

這孩子需要社會的毒打才行啊~至少在智秀準備給小孩買杯熱飲之前,智秀確實是這麼想的。

雖然可能有點對不起老師,但現在也只能這樣做了⋯

女孩挪向一個空曠些的地方,卸下背包跟笨重的棉衣,掏出智慧手機播放音樂,閉上眼睛長呼一口氣後開始了動作。

智秀無論如何也預料不到,這個孩子就這麼在人群中開始起舞,不過托她的福,此時的智秀也終於能看清那孩子的模樣。

深髮色在昏暗的路燈下微微反光,只能看出一點點若有似無的棕色,眼神隨著歌曲和動作時而甜美時而落寞,鼻尖在動作殘影中十分強目,與自己不同的稍厚的嘴唇在跳到興奮時會綻出了令人驚艷的笑。“是很棒的女孩子呢⋯”

智秀入神了,手中的熱可可涼了都沒有察覺,不斷地配合人群聚集的遮擋而轉移去可以看見的地方,以至於最終發現自己回到了飲料店的五級台階上。

那孩子面前攤開的棉衣裡面漸漸出現了一些現金錢幣,大家一邊鼓掌一邊給予了女孩這場表演應得的獎賞。

“就快了,就快了,再湊一些我就可以趕終電回去了!”一心回家的女孩哪裡會注意到遠處台階上那位自己原本的標靶,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呀~

智秀倒樂得這樣看著,剛剛談下了一位客戶,明天又是難得的休假,今晚不用顧著加班整理資料,她想給自己徹底放個鬆。

「我這邊有點事,就不過去了,妳們玩吧~我們下次再約出來見面吧~」傳了訊息給自己的閨蜜以後就關掉了line,繼續專心欣賞起來。

咖啡店裡半裝飾用的古典時鐘噹噹噹地敲響了夜晚十一點的提醒,小孩終於停下了動作,向各方鞠躬致謝,開始收拾自己的所得和裝備。

人群慢慢散了,小小的空地恢復了應有的寥寥行人。不過,好像有人跟智秀一樣捨不得離去。

“小妹妹,跳得很棒呢~跟我們一起去玩吧?”

女孩見多了這種小流氓,但今天心情好,還是陪他們演演吧~“不用了,謝謝,我趕著回家⋯”

女孩臉上為難的臉激起那三個痞子的壞心眼,相視後更靠近了一步,繼續說著無禮的話。

女孩假裝收拾東西,心裡默默把剛剛掃了一遍的三個人掂量了一番,攻擊順序都確定好之後又抬起頭,八字眉都擠了出來:“不好意思,真的不用了~”

又靠近了,這幾個人也真的太難磨了。這一帶的傢夥們不認識她,換做自己住的街區,那些人見了自己都要拔腿跑的⋯女孩穿好衣服揹起包,笑著搖了搖手說著什麼,不過看起來並沒有作用。

看來得給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一些教訓了⋯

女孩悄悄握緊的拳頭突然傳來一陣溫熱,轉眼一張漂亮的側臉映入眼簾:“承蒙各位照顧,我來接妹妹回家了。”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眼神跟語氣冷得像剛剛跳舞中時不時砸在臉上的微小雪花。

“姐,姐姐?”

真虧這孩子這時候曉得配合自己,不然智秀真的就尷尬了,“嗯,這個,妳最喜歡的熱可可~走著喝吧,快要趕不上終電了喔~”轉臉給女孩一個笑容,說著拉起女孩繞過三個小流氓,徑直走進了捷運站。

直到牽著提線木偶般的女孩子踏上了回自己家的捷運,望著緩慢啟動的捷運,智秀才鬆開了手。

女孩盯著智秀,手裡的熱可可一口都沒有喝,發現智秀的眼睛看了過來,身子下意識退了一步。

“對不起,嚇到妳了嗎?看妳很困擾所以忍不住⋯”

“謝謝⋯”

智秀這才又笑出來,鬆了一口氣的表情都沒有掩飾,甚至才終於想起來胡亂塞給女孩子的熱可可,其實早就涼了,而且還是自己喝剩下來的。於是換智秀覺得尷尬了,嘴張了張又不知道從何講起。

“您都知道了嗎⋯”

沒有料到女孩會先開口問,突然意識到身高差的智秀表情都還沒有調整好,只有思考速度跟得上:“算是吧~”

略微舉了舉手裡的飲料,女孩試探性地問:“連這個也知道?”

“什麼?”

啊!看來還沒到我想的那麼嚴重的程度。“沒事!謝謝姐姐!”

作為家裡的老幺,突然多了個妹妹,這是很新鮮的,智秀就是這麼覺得的。智秀這個人很容易因為開心而忘記一些別的什麼東西,譬如現在她就開口問了最破功的問題:“妹妹叫什麼名字呢?”

還繃緊著肌肉的女孩愣了,流動的隧道燈閃過眼底,盯著智秀的眼睛她開始拼湊僅有的線索。

“妹妹?”

“啊?”女孩終於抽絲剝繭般確定了自己面臨的情況,“姐姐,我是Lisa。”

Lisa,是很可愛的名字啊,完全沒辦法跟剛剛那個舞蹈堅韌有力的女孩子聯繫起來~智秀還沒有從自己的世界裡面出來,在內心發出了感慨,笑著就自我介紹起來,“妳好,我是智秀~很高興認識妳~”

握到智秀手的一剎那,Lisa就知道自己完了。她笑得那麼好看,列車裡面的燈光照著她身後的車窗玻璃,襯著她小小的背影,像張開了的翅膀把自己護在列車的角落。Lisa心想:這位姐姐,或許是天使也說不定⋯

直接送到了家樓下,一路上智秀都在好奇地觀察著一切,同時卻也很自然地跟Lisa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緊張感剛消失,卻又要面臨分別,Lisa竟然對她的智秀姐姐感到了強烈的不捨。

“妳每天都跟我是一樣的通勤路線嗎?”這是智秀有生以來第一次對跟著自己的人產生興趣,看出了女孩腳步的拖沓,她假裝不知道應該停下,繼續走著。

“是⋯常常遇見姐姐⋯”

智秀停下了腳步,正好停在Lisa住的公寓大門的門口,轉身就著睡意繾綣的街燈,摸摸女孩的肩膀,笑道:“現在知道我的名字啦,下次見到記得跟我打招呼喔!另外,偷聽別人講電話很不禮貌,下次不可以喔!”

蛋丁

Stay sane, save imagination 想要冷静地高兴,同时理智地愤怒。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